曲玬号 - 给广大网友解决创业的问题
已解决

水浒传鲁智深大闹野猪林赏析(鲁智深大闹野猪林故事简介)

来自网友鲁智深大闹野猪林赏析提问 提问时间:2022-09-04 13:22:56阅读次数:2

最佳答案

大家好,筱雅来为大家解答以上问题。水浒传鲁智深大闹野猪林赏析(鲁智深大闹野猪林故事简介)很多人还不知道,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想必大家现在对于鲁智深大闹野猪林概括方面的信息都是比较想了解的吧,那么针对于鲁智深大闹野猪林赏析方面的信息,筱雅自然是收集了一些相关方面的信息,那么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可以看下下面筱雅为大家收集到与水浒传鲁智深大闹野猪林赏析(鲁智深大闹野猪林故事简介)相关的信息吧。

    林冲发配沧州,押解的两个公差名叫董超、薛霸。临行前,林冲的岳父张教头和众街坊设酒为林冲送行,林冲心想:自己这次远去沧州,吉凶未卜,走了之后,高衙内一定会来纠缠娘子,只怕娘子要遭他羞辱,不如立下休书,让她再嫁一个好的人家,也好断了高衙内的邪念。

    他把这层意思和岳父说了,张教头听了坚决不答应,说道:“贤婿想到哪儿去了,你走之后,我就把女儿接到家里去住,高衙内休想走近我的家门!”林冲见岳父不肯答应,发了发狠,咬紧牙根说道:“若是岳父大人不答应小婿之请,即使以后有幸遇到大赦,小婿也决不再回东京和娘子见面!”张教头被林冲逼得没办法,只好答应。

    林冲就请众街坊作证,当场写下休书,递交给岳父。正在这时,林冲娘子在锦儿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赶到了酒店,见丈夫立下休书,哭得昏死过去。林冲看着昏倒在地的娘子,心痛欲裂,但想到娘子的前程,还是咬咬牙,辞别众人,随公差走了。

    董超、薛霸把林冲暂时押在牢房里,各自回家收拾行李。两人正在整理包裹,却被巷口酒店的酒保请到了酒店。只见一个穿着体面的人从怀里拿出十两金子放在桌上,对他俩说道:“我是高太尉的心腹陆谦,有件小事要拜托两位。你们知道,高太尉和林冲是死对头,今天我奉高太尉的旨意,把十两金子送给你们,你们去沧州的路上,把林冲结果了。”董超说:“开封府的公文只是叫我们押活人去,不曾说要把他结果了,这恐怕不行。”薛霸说:“董超,你怎么这么死脑筋,高太尉就是叫你我两个死,也得死,不要说陆虞还送金子给我们。你不要多说,我俩各分五两金子,落得做个人情。前面不远处就有片大松林,人迹罕至,正好可结果林冲。陆虞候你尽管放心,静候佳音吧。”

    薛霸收下了金子,董超想了想也将金子揣入了怀中。陆谦大喜,说道:“两位真够爽气。结果了林冲,一定要取下林冲脸上的金印作印证。到时候陆谦我再送两位二十两金子。”三人又吃了一会酒,然后出门分手。

    董超、薛霸回家取了行李,从牢里押出林冲便上路了。当时正是六月天气,骄阳似火。林冲刚受了二十军棍,第一天还不觉得怎样,第二天起,棒疮渐渐发作,身上又戴着木枷,行走十分吃力。薛霸不停地骂,还不时用水火棍责打林冲,催他快走。董超却在一旁劝解,让林冲慢慢走。就这样紧一阵慢一阵,林冲一步一挨地跟着他们两个来到了一家路边的小客栈。一进客栈坐定,林冲马上解开包裹拿出银子,叫店小二买酒菜请两位公差吃。三杯酒下肚,薛霸和董超似乎兴致好了起来,不住地给林冲添酒。林冲心头凄苦,可谓“酒入愁肠,化作伤心泪”,他一杯接一杯地往肚子里灌,不知不觉就醉倒了。

    董超和薛霸相互使了个眼色,一个扶林冲上炕,一个去烧了一锅滚烫的开水端进来,然后,假惺惺地说道:“林教头,你也洗洗脚吧,睡得舒服些。”林冲听了,挣扎着想坐起来,无奈木枷在身,很不方便。薛霸便提出帮林冲洗脚,林冲把脚伸了下来。薛霸抓住林冲的双脚就往沸水里按,林冲烫得狂叫一声,急忙缩起双脚,脚面已烫得红肿。薛霸听林冲喊痛,嘴里就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好心帮你洗脚,还要嫌烫嫌冷。自古以来,只有犯人侍候公人,哪有公人侍候犯人的?真是,抬举不得!”林冲哪敢还嘴,只好*痛睡觉,由他去骂。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薛霸就拿着水火棍,催林冲起床赶路。董超从腰间解下一双麻编的新草鞋,扔给林冲。林冲满脚是泡,哪里能穿新草鞋?他想找床边的那双旧草鞋,却早已被他们扔得不知去向,无可奈何,只好拿新草鞋穿上。

    出了店门,走不到二三里,林冲脚上的泡就被新草鞋磨破,鲜血淋漓。他实在走不动了,嘴里不停地叫唤。薛霸听了不住声地骂,董超在一边打圆场,扶着林冲,一步一停地挨了四五里路。正挨不下去时,前面出现了一片森林,里面怪藤古树,盘根错节,黑洞洞的,终年不见阳光。这片森林叫野猪林,是东京去沧州路上的第一个险峻处。董超看见林子,说道:“走了老半天,还不到十里路。这种走法,什么时候才能到达沧州?”薛霸也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走不动了,索性到林子里歇歇去吧。”说罢,两人架着林冲往林子里走去。

    到了里面,他们找了个僻静处靠树坐下。坐了一会儿,薛霸和董超突然跳起来,说道:“差一点睡着,这里又冷僻,被你走脱了可担当不起。”说着,从腰里解下绳子,要把林冲缚在树上。林冲是个忠厚人,说道:“小人是个好汉,官司既然已吃了,一世也不会跑的。”薛霸说:“哪里能信你的话,还是缚一缚,心里一些。”林冲说:“你们要缚就缚吧,小人又敢怎么样?”两人把林冲连手带脚和木枷紧紧地绑在树上,又前后看看,确实绑结实了,这才一翻,冲着林冲说道:“林冲啊林冲,休怪俺毒辣,实在是你时运不济,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了。”说完,提起了水火棍。

    林冲听了大吃一惊,喊道:“两位公人,俺林冲与你们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为什么要下此毒手?”薛霸冷笑一声:“俺与你无冤,高太尉却与你有仇,要怨就怨高太尉去吧!”董超插话道:“实话告诉你,上路前,陆虞候已来传达太尉的旨意,让我们在这里结果你。林冲,想明白些吧,在这里是死,去沧州也是死。太尉旨意,谁敢不从?不如在这里了结了吧,也可让我们兄弟早日回去回话。”说话间,薛霸已举起了水火棍,对准林冲脑袋猛砸下来。可怜林冲被绳索绑得结结实实,空有一身好武艺,此时此地,却丝毫也施展不出。

    正在这时,只听得旁边的一棵大松树上炸雷似地响起一声怒吼,一柄铁禅杖激射而出,把薛霸手中的棍棒打飞,随即一个胖大和尚从树上纵身跳下。林冲一看,正是鲁智深。那两个公差吓得魂飞魄散,再也狠不起来,只是跪在地上,一个劲地叩头求饶。鲁智深一腔怒火,哪里肯放过他们?从地上提起铁禅杖,举起来要打。林冲天性仁厚,急忙喊住鲁智深,说道:“都是高俅的主意,他们当差的,身不由己,打死了也是白死。”

QQ截图20220904132304.jpg

    听林冲为他们求情,鲁智深这才放下禅杖,转身拔出戒刀,把绑在林冲身上的绳索都割断了,扶起林冲,叫道:“兄弟,得知你出事的消息,洒家急死了,又没法救你。听说你断配沧州,洒家在开封府门前等你,没有等到,却听人说,陆谦那狗才找过两个公差。洒家疑心,怕他们在路上害你,所以一路跟了过来。昨天夜里,这两个狗头用沸水烫你时,俺便要取他们的狗命。只是店里人多,不便下手,想好了今天在这里杀他们两个贼。老天有眼,他们也选中这个地方,倒给我送上门来了。”

    林冲听了鲁智深的话,十分感动,又怕一怒之下杀了公差,会给鲁智深带来麻烦,便婉言劝道:“既然师兄救了我,也就放过他们算了。”鲁智深听了,转身对薛霸、董超喝道:“若不是看兄弟面子,俺把你们都剁成肉酱。还不快过来侍候俺兄弟!”薛霸、董超两人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哪里还敢嘴硬,听鲁智深这么一说,连忙跑过来讨好林冲,取下林冲身上的包袱替他背了,又一左一右搀扶着他,跟在鲁智深后面,走出了野猪林。

其他答案: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概括(鲁智深大闹野猪林赏析)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赏析_鲁智深

版权申明

本文"水浒传鲁智深大闹野猪林赏析(鲁智深大闹野猪林故事简介) ":http://www.qudanhao.com/n/10853.html 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19581529@qq.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